长安

你是最长的日光,你是夏至。

【皇权富贵】你刚才没看我(你是我逃不过的伊甸园)

今天看到春晚王菲和那英的后台对话,觉得两个人超级可爱了。
然后自动带入脑补了一下丞丞和Justin,莫名贴切啊!
所以小短篇~甜向!

“丞丞~丞丞,你别走这么快”
“丞丞~丞丞,你刚才没看我”
“丞丞~丞丞,你刚才为什么不看我”

Justin的问题抛的又快又急。
还舍不得从两人5年未见终于在全国人民面前同台的紧张与窃喜情绪中抽离出来的范丞丞一脸茫然。
“啊,我忘记了”
看似平静的不带波澜的语调,真的让人以为他是不小心忘记了,起码3岁小朋友Justin信了。
天知道他鼓足了多大勇气做了多少年的心理准备,才能这样装作若无其事如同好友别后相聚般,恰如其分的喜悦。
但是他没做到,范丞丞自己心里清楚。
如果他做到了的话,他不至于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对着一个昔日同一公司的好友,在他们曾经亲密关系家喻户晓后,全程毫无对视。

因为爱情是藏不住的。
反而藏了以后欲盖弥彰。

你看,粗线条的Justin都觉得不对劲了。
前面长腿大步前迈的男孩思及不由轻抚了下额头,像是在思考该怎么解释这样的反常。

“这样啊,丞丞,你是不是又紧张了啊。”
还不用男孩费力从被严重情绪化占据的大脑仅剩的小部分可以正常运转的CPU中去寻找拙劣的借口的时候,他喜欢的粗线条少年已经自己找到了可以信服的理由。
是的,他喜欢的。
这样一个智商情商下线的单细胞生物是他喜欢的。

“是啊,我是有点紧张。这是我第一次……”
男孩顺理成章的紧张,试图把话接下去然后再试图跳过这个话题。
尽管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紧张的到底是面对全国人民,还是面对他。

“别怕啊,我家丞丞是最棒的啦!你唱歌很好!你rap也很好!”
“我觉得你今天比我帅多了”
说完怕是觉得安慰的力度还不够,他立刻小跑两步从后面抱住了前面的高个子男孩。
就像是5年前在廊坊那间记录他一度沮丧无助的候场室里那样。
不管不顾,一心一意。

“你刚说我比你还帅?”男孩忍住心理泛酸的情绪还是被逗笑。天知道Justin这个幼稚鬼从不肯承认别人比他帅。没想到今天为了安慰他,他都肯承认自己更帅了。
这样一个台上闪光发亮台下温柔善良的少年是他喜欢的呀!

男孩收拾好情绪,终于转身回抱了身后的少年。
明明小心翼翼却又仿若自然无迹。
坦然自若的周围人看着也自觉,好友久别重逢自该如此快意。

抱完之后,少年自觉拉起男孩的手,走进休息室。
轻关上门,关住了一片喧嚷。

全中国都在用自认幸福的方式迎接新年,而他们以重逢计,好像也不算太寒酸。

坐下来的Justin看到男孩的情绪转稳,猜测他的紧张情绪已经过去了,一边自满于自己的安慰水准,一边不由着急质问道。

“那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来都不联系我啊。”
“五年了,逢年过节连个节日祝福都没有,我都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怎么会忘了你,因为出道后一直比较忙,然后就没能联系。”

“说到节日祝福,我这几年还遇到一桩怪事。”
“老是有个人给我发消息,五年了,一直没断过。但我完全不知道她是谁。”
“那他都发什么啊?”
“也没什么,就就就一些鼓励我的话啊之类的,很关心我的。”
说着说着都有点结巴了,少年脸上带了点害羞的意味。

“她应该是我的粉丝吧,反正就一直在表白我,还很关心我。”
“那他应该是你的死忠粉了”
“我也是你的死忠粉呢,说不准那个人是我呢。”
“啊,丞丞你别闹~”
少年一愣,然后突然瓷白的脸色突然染上大片红晕。

“怎么可能是你嘛。”
“怎么可能不是我?”
“啊,反正就不会是了啦。”
“你又不可能对我表白啊,你那么久不联系我,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关心我。QAQ”
想到丞丞这五年的只言片语的关心都没有,少年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受,大概比超级难过还要难过一点了。

“傻儿子,过来,爸爸告诉你那个人是谁。”
少年上前两步,侧过耳朵,做出一副要听大秘密的样子,孩子气的不得了。
“那个人就是我啊~”
那样温柔认真又带些穿越岁月的悠长语气禁不住让少年怔愣,像是迟来了5年的表白。
他立刻偏头看向男孩,想考究一下内容的真实性。刚想张嘴反驳或者等待他的否认。

男孩看着凑过来的那张脸,神态乖巧得一如当年。
眨巴的眼睛和浅浅的茸毛在灯光的渲染下更添纯情与稚气。
男孩一时没忍住,亲了上去。
然后立刻逃了出去。

他还是没能躲过他心里的伊甸园。他是亚当,可他是他的夏娃。
大概美色误人。这么多年,依旧没能长进。

(最后大家晚上别忘记投票啊!!)

【德哈】我的黄金男孩(附德拉科内心独白)

*念念不忘的执子之手情节
*念念不忘Lady Antebellum的Golden
*OOC预警

Yeah you are goodness, forgiveness, Of the purest kind.
你是最纯净的善良和宽恕

Part1
伏地魔终于灰飞烟没的消息一度让巫师们冲昏头脑,甚至连麻瓜世界的报道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漫天的流星雨,日间四处纷飞的猫头鹰和到处披着暗黑斗篷不管不顾嘁嘁喳喳奔走相贺的怪人们。

但是谁也没忘记曾站在伏地魔背后的那群人——或者说,食死徒们。
大概是这场战争的前景太过惨淡过程太过艰难,这样难得得来的胜利让人们决意狠狠惩罚这些助纣为虐者。
人们想好了上千种方法来惩罚他们,伏地魔曾经的卷土重来已然提醒了他们,一个阿兹卡班和一群摄魂怪是远远不够的。

作为众所周知的黑魔王的忠实走狗,马尔福一家自然首当其冲。
值得一提的是,德拉科·马尔福因为大战里抛出的那根魔杖得以免于摄魂怪之吻。毕竟,救世主是拿着那根魔杖战胜伏地魔的不是吗。
但是食死徒的身份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洗刷冲淡?
马尔福一家按部就班被关进阿兹卡班。
然而这个家族的未来并没有像众人想象中一样按部就班宣告终结。

因为,救世主站了出来。

他出面作证,为一个臭名昭著的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即使所有人都觉得,救世主是同情心泛滥才做出这个决定。不,一定是被摄魂怪亲了,罗恩心想。
但是大家还是对这样的同情心表示了认同,起码表面上是这样,毕竟救世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即使他给出的证据中,德拉科最后的反戈对战局的影响微妙到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德拉科被保释,马尔福庄园被封,纳西莎和卢修斯继续待在阿兹卡班。

那天德拉科还是没能忍住,临离开时低声询问道。
“你为什么为我作证”
“那你那天为什么认出了我,却没有指认我”
“你已经救过我了不是吗”
“你也救了我不是吗”
“波特,够了,账不是这样前一笔后一笔算的!我救你只是因为我不想再在家里看见你好吗”
“你是不是一直这么自大,觉得全世界都需要你来拯救,救世主”
“快收起你那颗泛滥的同情心和拯救世界的责任感吧!”
“我真是受够你了”
德拉科重重甩了衣袍,转身离开。

哈利,请允许我在心里这样叫你。
这是你救我的第二次。这次我依旧撒了谎。

Part 2
是的,他撒了谎。
他怎么会讨厌他呢?谁会讨厌自己的太阳。
除非他是吸血鬼。哦,梅林!这个笑话可不好笑啊,德拉科心想。

还记得大战的最后一天,有求必应室里的那场烈火。
它吞噬了多少代被追查的学生的非法物品,吞噬了千百个违禁试验的罪恶成果,吞噬了数不清的人藏在这个房间里的秘密。这些秘密里,也藏着男孩德拉科的。
这个秘密,与哈利有关。

浓烟和热浪令人窒息,德拉科搂着不省人事的高尔,在烧焦的桌子堆成的摇摇欲坠的高塔上,蹒跚前行。可是即使是这样也知晓是在做无用功了,那些贪婪的火兽无不在昭示着他们的结局。
大概就这么完蛋了。
堂堂马尔福家的下一代继承人死于自己施展的黑魔法厉火之中。
真是令人讽刺。

哈利在那些肆虐的火焰上方尽量飞得很低,试图寻找些什么,可惜除了火看不见别的。
这样的死法太惨了……他绝不希望眼睁睁看着那一抹铂金色就这样轻易地消失在火里……或者说,这样轻易地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

“哈利,我们出去吧,我们出去吧!”罗恩吼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在可怕的混乱中,在吞噬一切的火焰的轰鸣中,哈利听见了一个人微弱的叫声。
“你听见了么”哈利问道
“听见什么”罗恩看了看周围,结果一转身哈利已经调转方向网火势最大的地方去了。
“回来回来哈利”
“太——太——危险了——!”罗恩嚷道,可是哈利义无反顾。
浓烟弥漫中,他的眼镜多少对眼睛起了些保护作用。他掠过下面熊熊的火阵,寻找生命的迹象,寻找没被烧成焦炭的一只胳膊、一张脸……

他看见了!

哈利俯冲下去。德拉科看见他过来,赶紧举起一只胳膊,但哈利刚一抓住就知道没有用:高尔太重,德拉科的手上都是汗,立刻就从哈利手中滑脱了——
“如果我们被他们拖死,我就杀了你,哈利!”罗恩的声音吼道。
就在一个巨大的喷火客迈拉扑过来时,他再次把德拉科拖到了他的扫帚上,然后打着转儿、起伏不定地再次飞到空中。
德拉科一边尖叫,一边紧紧抓住哈利,把哈利抓得生疼。
“门,往门那儿飞,门!”德拉科在哈利的耳边叫道。
哈利加快速度,跟着罗恩、赫敏和高尔穿过令人窒息的滚滚黑烟。

一切绝望与黑暗通通烧毁于身后。以及一句 “谢谢你。"

From the day you strolled in, my heart was stolen
自从你闯入的那天,我的心就被偷走
Yeah you are goodness, forgiveness, Of the purest kind.
你是最纯净的善良和宽恕
You’ll be the hand I’m holding,When the heavens open
当天堂的大门打开,你会是我紧握的那个人
Cause you are golden, yeah.
因为你是我的黄金男孩啊。

所以我会喜欢上你,一点也不奇怪。

本来想画的是
20出头冷眼看世界心比天高的天才geek小Mark

结果不小心画成了
11,12岁的软萌傻白甜马克_(:з」∠)_
即使抿住嘴角也拯救不了什么

emmm
再次感叹画画真的好难啊
表白画出20岁的原图太太!
表白列表所有画手太太!

图来自微博,已授权。◕‿◕。
(大大人超级好,叫一颗裁缝)

————————————————————
可以说超级喜欢蓝宇cp了
捍东的浪荡子下的柔情
蓝宇的天真空白下的决绝

蓝宇的台词或许不让人惊艳
但感情却真实到让人跳不出来

足够真挚到打动人

或者说更加迷恋军烨
胡军的眉头会说话
刘烨的眼睛会发光

看完演员的诞生以后
看到同框真是甜到爆炸

花了三个小时找蓝宇资源
又是哭的稀里哗啦
一天都在哼最爱你的人是我
你怎么舍得我难过。

去补了很多之前他们的故事
之前看爸爸3的时候
看到一句微博评论
两个人即使相处一室,都显得有着手足无措的尴尬

但是真的师兄实力宠烨
所以虽然各自娶妻生子,但依旧觉得美好
感情从来没变过啊!
互相理解,互相依靠,彼此安好。

【德哈】麻瓜世界二三事【各种小甜饼合集】 【我的智障醋精精分男友】

【各种小甜饼合集】
【我的智障醋精精分男友】
*ooc属于我

2000年

距那场曾经一度黑暗看不到希望一样的战争结束已经有差不多两年了。
在战争刚开始的前半段,双方势力几乎悬殊到,所有人都觉得任何投入都是在送死。被伏地魔曾经征服的恐惧更是助推了这一切。

所以即使到最后一刻
就连救世主或许都觉得侥幸。
或者说意外。
一切硝烟与嘶吼深埋于他挥舞魔杖的那一刻

结束了

真棒。

于是或许连梅林都会选择原谅巫师界的各家报社,他们这样疯狂的争相报道,用各种角度描述这场战争的胜利或者说是各种角度歌颂救世主和他的伙伴们的。

字里行间洋溢着的对救世主大写的崇拜以及对伏地魔永远消失的愉悦。

疯狂加印的报纸仿佛在告诉所有人,纸不要钱似的。但是,人们兜里的加隆告诉我们,他们乐意为此买单。

毕竟救世主真的很棒不是吗?

但是不管预言家报纸如何歌颂如何讨伐,这和正在床上互相争扯被子的两个巫(智)师(障)毫无关系。

为了躲避随处可见的镜头、话筒和漫天的赞颂(和与日俱增无可避及的来自救世主的爱慕者,德拉科愤愤地想),哈利和德拉科决定搬到麻瓜界住一段时间。

其实搬到麻瓜界是救世主的主意,对一切高品质要求的马尔福少爷显然一开始是拒绝的。
毕竟这意味着没有魔法的一切,没有家养小精灵,没有柔软的大床,没有富丽堂皇的庄园...
哦!梅林!这可真是太多东西了!

但是想想天天堵在他们家门口的记者爱慕者窥探者,还有每次上街出门听到的周围细碎的对他们恋情走向的揣测。
真是够了,你们声音真的很大好吗,你以为角落里我就听不到了吗?坏人姻缘你们这是要受到梅林的诅咒的!一群没有教养的长舌妇。
德拉科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不过真正压垮德拉科的最后一根稻草,或者说打动德拉科的是哈利的一句话。

哈利说他保证会让德拉科过上和现在一样幸福的生活。

哦,梅林,这听起来真像王子试图拐走公主的许诺。
但不管怎么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我们的小少爷德拉科最终还是同意了。

让我们把目光倒回到麻瓜世界里某个不知名小镇上的房子里。

四周墙壁上,银色与绿色交织,斯莱特林的主色调。
哦,梅林,还有点别的颜色,比如现在被踹下床的一团被红色和黄色睡衣包裹着的,救世主,或者说哈利。

"德拉科,真是够了,你睡相真差!"哈利在地毯上挣扎着往前爬伸手去够床头的眼镜。

但是德拉科对此一无所知,继续安然地睡着。甚至嘴边还泛起了一丝微笑。
大概在这样的冬天里抢到厚实的被子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他或许正梦到什么美好的事,比如这样寒冷的冬天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

哈利认命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换上衣服,准备去厨房准备一下他们两个的午饭。
是的,午饭。
大概因为昨天他们耍的有点晚?哈利内心不无羞愧地想。耳边泛起些微粉红色。像极了他脖子上的印记。

打开冰箱。
嘿,方便火锅!正好,这么冷的天。
先去接点热水泡一下菜。

"哈利你起这么早啊"德拉科揉着自己的眼镜说道。

"还不是被某个家伙抢了被子还被踹到了地上"
哈利一脸炸毛地看着德拉科。

"哦,你这是在干什么,好像有点好吃"
德拉科试图转移话题道。

"哦,你说这个啊,这个是方便火锅,麻瓜冬天很喜欢吃的一种东西。赫敏上次看望我们时带来的"

"需要我做什么吗"

"你来了正好,你把那个加热包放到盒子底层加点凉水,然后盖上盖子就行了,我去冰箱里找点肉。"

"好"

"清泉如水"
德拉科刚念了句咒语。咕咚咕咚的声音突然出现,而且越来越大,好像什么要炸了一样,就像每次做实验格兰芬多那几个人的坩埚快要炸开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利,这什么声音!"

然后他看见了烟,就从他面前的盒子里。
啊!梅林!!为什么有烟冒出来了!!!

"哈利哈利哈利哈利哈利快过来!!"

哈利循着声音飞快跑来。

"怎么了德拉科"
"你看"
"哦,梅林,你用了魔法???"
"哈利现在可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你这个样子真像魔法部的那些人。你快想想办法!"

这还不好办,哈利手在空中挥了一下,烟雾消失,桌子上只剩下一个沸腾的小锅。

"这样就可以了?"
"这样就可以了。"

"好了,德拉科,洗洗手,我们要吃饭啦!"

——————————————————————————————
大概就是这样啦。
之前基友送温暖,送来方便火锅。感谢基友!
其实第一次吃方便火锅,所以当加水到加热包盖上盖子后完全被吓到。于是突然想写一个小甜饼
如果少爷第一次用麻瓜世界的东西,是不是也会想我一样不知所措呐(つд⊂)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梗。
另外这一篇写的我们家少爷很小公主了
(其实我好萌少爷傲娇毒舌小公主人设的)
但是少爷小公主完全不影响攻受属性
好就这样,高举德哈不动摇!

希望大家食用开心!
大家午安。(⌒∇⌒。)

【德哈】小甜饼~一发完

一个小甜饼(つд⊂)
被期中考试折腾出的脑洞_(:з」∠)
ooc属于我
—————————————————————————
今天格兰芬多的长桌上异常安静

哈利仿若魂丢了似的一口一口用勺子往嘴里丢着饭。

"赫敏,你说哈利怎么了,他今天一直都这个样子。连接下来的魁地奇比赛都打不起精神。我们格兰芬多万一输了怎么办?"罗恩在一旁担忧地问道。

"哦,还不是考试要到了",赫敏放下了手中的吐司面包,淡定地说,"斯内普教授临时要出差,魔药学考试就提前到明天考。"

"!!!什么!!!怎么没人告诉我"罗恩大吼道,突然的声响引来周围人的视线。

"你那个时候还在看旁边赫奇帕奇的女生好嘛,怎么说你都听不见,真是够了"赫敏快速解决了面前的早餐,生气地离开了。

"哦,梅林,我好像又搞砸了一切",罗恩揉着自己的头发沮丧地说道。

而在一旁斯莱特林长桌上的一直旁观的铂金少年默默收回了目光。

魁地奇开始了。

格兰芬多的众位目光聚焦在空中的一个小点——那就是哈利。
哈利在很高的空中,在赛场上方轻盈地滑来滑去,眯着眼睛搜寻飞贼的影子。

哈利看见飞贼了。他心里一阵激动,俯冲下去,追逐那道金色的流光。斯莱特林队的找球手德拉科也看见了。两人并排朝飞贼飞奔而去。

哈利的速度比德拉科快——他能看见那只小小的圆球,翅膀扑扇着,在前面飞蹿——他又猛地加快了速度。

很明显,哈利的低气压情绪并没有困扰到他的魁地奇比赛,但是很不幸,困扰到了他的对手,德拉科。

在他准备伸手抓住飞贼时,德拉科撞了他腰一下,出现在他面前。

于是飞贼跑走了。

哈利认命地看了一眼让他功亏一篑的德拉科,调转方向准备继续去追飞贼。结果德拉科横在空中,拦住了他。

“真是够了,马尔福,干什么你!”,格兰芬多的小狮子发出怒吼。

“没事啊,我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怎么了?”

“没什么,快让开!"

德拉科一直骑着他的扫帚围着哈利转,晃得搞得哈利头都晕了。这一幕在观众席的大家看来还以为他们像刚才一样在争抢飞贼。

“够了马尔福,别晃了,我头都要晕了”

“到底怎么了”

“要考魔药了,我觉得我要完蛋了,够了吗?”
“真是够了,烦死了。让开!我要找飞贼了”哈利着急地说,试图推开横在前面的德拉科。

“还以为是什么,原来是魔药考试啊,你可真差劲,破特!”德拉科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就让开了道。

“我还以为你被人欺负了呢”德拉科看着哈利消失的背影轻声说道。

第二天

哈利早早来到教室,想要研究一下考场的具体布置。

"哦!梅林,这是怎么安排的座位!!!我旁边竟然是马尔福!"哈利看着旁边座位上的名字震惊着说道。

我的天啊,我本来还想偷瞄赫敏的答案好嘛,为什么偏偏是德拉科?哈利觉得自己这次大概真的要完!

这时,德拉科走进教室,把包扔在桌子上,斜倚着桌子对着哈利一笑,眉毛轻挑。
"嗨,疤头,surprise !"
"哦,感谢梅林,这真是一个我见过的最大的surprise!彻底完蛋了"

"好了,大家把自己的书都收起来,考试马上开始。"斯内普教授从后门进来,挥舞着手中的魔杖,随着他的脚步,窗户一扇扇被关上。

"提醒你们,不要试图作弊,一旦被我发现,都给我打包行李滚回家。"斯内普教授说完话后向哈利所在的座位望了一眼。

哈利心想,我完全都可以脑补出来他下一句话,"尤其是你,我们的英雄,哈利·波特。"真是倒了八百辈子的霉碰上了这个教授。

考试期间

哈利看着发下来的卷子,真的感觉什么都不会。使劲揉了揉头发,还是不会。
这可怎么办。
哈利听见刷刷的写字声,小幅度的张望,偷瞄到一旁的德拉科已经快要写完了。

于是悄悄向左边坐了坐,眼睛偷偷向左边喵。
福灵剂的配置方法是,是什么,啊,在他正要看到的时候,阴影突然出现,德拉科把手肘压在了答案上面。

啊!真是绝望啊。偷偷把头扭过来的哈利内心无声地哭泣着。

然而这时候,哈利听见德拉科一本正经地说,
"想看吗,疤头?"
"想看!!"
哈利激动地试图偏过头去。

然而偏头的那一刹那哈利突然记起德拉科的恶劣,多半他又是在逗弄他。于是又打消了自己的兴奋。

"我给你看,真的,以梅林的名义,不,以马尔福的名义起誓,不过在这之前,你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哈利激动地问道。

"求我",德拉科一本正经地说道。

不意外地,他的耳侧泛起了些微粉红色,无声透露了他的主人努力想要遮掩的羞意。

"什么"哈利疑惑地问道。

"我说,求我"
"只要你求我,我就让你看",德拉科再次重复道。

"求你"

分割线
—————————————————————————
大概就是这样啦
实在是昨天晚上考完宏经,整个人轻松下来。
想写个小甜饼开心一下(つд⊂)
也希望大家看着开心!

【德哈】耿耿于怀 chapter2 第一次牵手被拒

实在是很萌德哈
所以打算跟着原著增加他们的对手戏和心理活动
剧情会变,书中内容会以片段呈现
再加上自己的一些脑洞,让他们在一起
大概会ooc,因为是我眼里的德哈嘛
目测he

chapter2 第一次牵手被拒

通往霍格沃兹的列车-第一次牵手被拒

霍格沃兹专列的某个空隔间

突然隔间的门被推开,三个男孩走了进来。哈利立刻便认出中间的那个如众星拱月一般的男孩,正是他在摩金夫人长袍店里遇到的那个面色苍白的男孩。

他正怀着比在对角巷时大得多的兴趣注视着哈利,这个他整个假期时不时都在心里惦记的新朋友,毕竟是新朋友呢,更何况他的眼睛出奇的漂亮。

“是真的吗?”,他问。
“整列火车上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说哈利·波特在这个隔间里。这么说,那就是你了。对吧?”
依着德拉科的直觉,他直接忽视了一旁的红发男孩韦斯莱,毕竟自己认识的一定是最厉害的。
难怪我惦记他这么久,德拉科心想。小孩子的霸道理由往往可爱而直接。但显然德拉科的直觉是对的。

“是的。”哈利说。
他看着另外两个男孩,他们俩都是矮胖墩,而且长相特别难看,站在德拉科两边,一边一个,简直像他的一对保镖。

“哦,这是克拉布,这是高尔。”面色苍白的男孩发现哈利在看他们,就随便介绍到。
其实内心还有点不开心呢。
毕竟,都这已经是第二次见面了,他还没有问我名字!
算了,看在梅林的份上原谅他吧,真是个呆子,这就是那些书里报纸里大肆夸奖的大难不死的黄金男孩?

“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他调整好情绪微笑着说。
罗恩轻轻咳了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
听到罗恩的笑声,德拉科很生气。
原来他这个厉害的新朋友旁边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竟然还是他最讨厌的血统的背叛者,穷鬼韦斯莱。

于是德拉科转过头看着罗恩,以一种贯有的马尔福式语气讽刺道,
“你觉得我的名字太可笑,是吗?不用问你是谁。我父亲告诉我,韦斯莱家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斑,而且孩子多得养不起。”

接着他转身对哈利说:“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许多,波特。你不会想跟另类的人交朋友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能帮你。”

他洋洋得意的样子像一只开屏招摇求偶的雄孔雀,他想这个了不起的男孩一定会做出明智的决定,认清谁才是最适合做朋友的,而不是堕落到跟一个整个金库里也找不出几个加隆的韦斯莱为伍。

他满怀兴奋地伸出手要跟哈利握手,可哈利没有动作,或者说他拒绝了。
“我想我自己能分辨出谁是另类,多谢了。”哈利冷冷地说。
德拉科脸没有涨红,只是苍白的面颊泛出淡淡的红晕,带着些恼羞成怒的语气说道,
“我要是你呀,波特,我会特别小心。”他慢慢吞吞地说。“你应当放客气点,否则你会同样走上你父母的那条路。他们也不知好歹。你如果跟像韦斯莱家或海格这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你会受到影响的。”

看,我多好,我现在还在为你着想,担心你被影响,你为什么要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德拉科心想。

可是,显然这个被宠坏了的孩子没有意识到,想跟人做朋友,怎么能在讽刺完别人的父母和朋友之后,还妄图能拉手和好呢?

哈利和罗恩腾地站了起来,仿佛一场战争将要开始。
罗恩脸红得跟他的红头发一样。
“你再说一遍。”他说。
“哦,你们想打架,是不是?”马尔福冷笑说。
“除非你们现在就给我出去。”哈利说道。

实际上他内心并不像外表这么勇敢,因为克拉布和高尔的块头要比他和罗恩大得多。

但是德拉科的语气真的让他十分厌恶。
他凭什么这样评判海格和韦斯莱,他们都是我的朋友,都是很好的人啊。最重要的是,他凭什么这样说我的父母。
从小生长在被虐待的姨妈家里,哈利对父母的执念有着别人难以想象的脆弱与坚强,这种执念让他听不得任何人对父母的侮辱。

“可是我们并没有想走的意思,是不是啊,小伙子们?我们把吃的东西都吃光了,你们这里好像还有。”

高尔试图去拿罗恩旁边的巧克力蛙,结果被罗恩老鼠斑斑咬到,尖尖的牙齿咬进高尔的肉里——疼的高尔一边大叫,一边不停地挥手想把斑斑甩掉。

克拉布和德拉科直往后退,最后斑斑终于被甩掉了,撞到车窗上,他们三人也立刻趁机溜掉了。

也许他们以为糖果里还埋伏着更多的老鼠,也许他们已经听到了脚步声,也许,是德拉科急着写信向他父亲告状,毕竟他的新朋友波特竟然和韦斯莱玩到了一起,还拒绝了他的示好,他还被一个老鼠吓跑。

哦被老鼠吓跑这个事不能说,否则怕是在父亲面前抬不起头来。是高尔和克拉布被吓跑,对,就是这样,我跟着他们离开是因为担心他们。

但是大概一时半会小少爷的脾气哄不好了,因为他第一次主动牵手,竟然被人拒绝了。

于是,喜闻乐见,他们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

【德哈】耿耿于怀 chapter 1 对角巷,那个绿眼睛的呆子

实在是很萌德哈
于是打算跟着原著,增加他们两个的对手戏和心理活动(つд⊂)
情节会变,书中内容大部分以片段展示,再加上自己的各种脑洞来让他们在一起
大概会ooc,毕竟是我眼里的德哈,求轻拍。
目测he

chapter 1
对角巷里的第一次见面,那个绿眼睛的呆子

摩金夫人长袍店

面色苍白、瘦削的年轻人伸出了他的手站在脚凳上,一个女巫正用别针别起他的黑袍。

摩金夫人让哈利站到年轻人旁边的另一张脚凳上,给他套上一件长袍,用别针别出适合他的身长。

“喂,”男孩说,“也是去上霍格沃茨吗?”
“是的。”哈利说。

碰上了霍格沃兹的未来同学,男孩便开始了他对未来学校生活的吐槽。

"我搞不懂为什么一年级新生就不能有自己的飞天扫帚。我想,我要逼着爸爸给我买一把,然后想办法偷偷带进去。"

这使哈利立刻联想起达力,他的表哥,这样理所当然的孩子气,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东西。

"你知道你被分到哪个学院了吗?”
“不知道。”哈利说。
“当然,在没有到校之前没有人真正知道会被分到哪个学院。不过,我知道我会被分到斯莱特林,因为我们全家都是从那里毕业的——如果被分到赫奇帕奇,我想我会退学,你说呢?”

这个男孩对霍格沃兹的了解完全超过了哈利,毕竟对一个刚刚被告知自己是个巫师的小男孩来说,不必说魁地奇,霍格沃兹在他心里也只不过是个他未来上学的地方。谁知道那里有什么?斯莱特林?赫奇帕奇?

天呐,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笨了,能不能换个有趣的话题呢,他心想。

接着,德拉科视线转向门外,他看到了海格。
"那个粗野的霍格沃兹的仆人",他嫌弃的语气毫不遮掩,这让哈利很不舒服。
海格是他唯一的朋友,起码他觉得是,他现在有点不喜欢这个男孩了,他本来还想把海格介绍给他呢。

另外他对于麻瓜家庭出身的巫师理所当然高高在上的鄙弃语气让哈利直觉厌恶,巫师与巫师之间还要分个三六九等不成。

哦,快点来点什么来结束这一切,哈利心想。

男孩转过头看着半天没有说一句话的哈利,心想这人真是个呆子,问道,"你姓什么?"
哈利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摩金夫人说:“已经试好了,亲爱的。”
"我要走了"试完长袍的哈利长长舒了口气,快速跳下了脚凳,冲德拉科挥了挥手,逃一般的离开了长袍店。

“好,那么我们就到霍格沃茨再见了。”男孩拖长声调说。

试完长袍的德拉科快步走向,从隔壁买完书后,姿态优雅在一旁无言等待的父亲。

"我今天在长袍店里看见了一个男孩,哦梅林,他看起来可真小,从头到尾散发着一股子营养不良的味道"。

但是不得不说他的眼睛很好看,翠绿色,干净的能映出人影来。哦,梅林,我到底在说什么,男孩内心腹诽道。

"你未来的同学吗?他姓什么呢,小龙?"
"我没有问到,我们没来得及说什么。"

少年的声音里带有一点小沮丧,虽说远比不上不能带飞天扫帚上学的难过,但也足够让这个从小被宠到大的孩子沮丧一会了。

这大概这是他遇到的第一个新朋友,哦,不知道名字的新朋友。

"别担心,毕竟所有巫师都要去霍格沃兹上学不是吗,如果都分到斯莱特林,你们或许还可以做朋友。"

"是的,不过说起霍格沃兹,父亲我真的不能偷偷把扫帚带到学校去吗?"

"哦,你不能,我的小龙。"卢修斯微笑着说道。

【德哈】耿耿于怀

文案:

Draco:
大概我对他所做出的所有举动
都出于同一种情绪的操控

它叫
耿耿于怀。

剧情内心吐槽向文案:

Draco:
我明明是他认识的第一个人
却在最后一刻成为了他的朋友

大概当你刚为认识到一个朋友满心欢喜
甚至全都绕着一个人转的时候

阻挠你们进一步亲密的可能并不是,诸如学院间宿仇,三观,甚至家族等等这些以后要考虑的问题

仅仅只需要
一个发现ta身边不止有你一个人的瞬间

(即使这种事实不必思考就十分显而易见)

就凭这个
足以让一个骄傲的马尔福放下他的手

就凭这个
足以让他惦记了这么多年